原諒時光的不公,原諒時光的無情,原諒時光的殘忍,這罅隙裏,總有讓我們的理由。

——題記

時光,是不公的。

每一次的回眸,我躲在與季節的深處,以為不見,就可以不想念

日的晚往往比白日裏要寒冷多倍。記得某天下午,最後一節課結束後,和同學一起走出教室,眼及之處,已然是黑色的國度。面對這樣的景致,只能無奈地搖搖頭:黑夜,來得這樣快。”然而同學事先有約,打了招呼便先行離開。我獨自走在校園裏,或許是因為本能的抵抗寒冷侵襲,我選擇低著頭行走,只用耳朵去傾聽身邊路人的匆匆路過留下的餘音。一陣脆麗頑皮的歡笑聲不合時地傳入自己的左耳,忽然想念起那些曾經在自己的舊時光裏出現的人。然後默默地告訴自己,我的身邊不再有他們,現在依舊的孑然一身。

是不是時間先安頓我們,繼而又迷惑我們。那麼多人來了又走了,多少時光都溫柔經過。

我承認自己是個念舊的人,總是在很多個不合時宜的時候懷念他們,想起他們曾陪我度過那些漫長的日子。有時候也不禁自嘲,你有什麼好處,那麼頻繁的想念他們,說不定他們中的有些人壓根沒有記起過你,甚至有的只會在節日記得裏轉發一條祝福資訊給你。在他們的行色匆匆間,我是否早已被毫無在意地捨棄在一旁。我依然記得,他們卻早已忘記。如果是這樣,那麼時光,你好不公平。

時光,是無情的。

記憶,或許真的是有時限的,時常等不及我們來把它銘記,就悄然消失在無聲的時光裏。

以前,常常會標榜自己的記憶力有多麼好;而現在,更多的是扮演一個患有健忘症的角色。比如,我又忘記昨晚做過的夢,一點情節都不記得,就算夢裏無盡的心思,醒來後找不到一點痕跡與之連接。有時候,記憶褪去得太過迅速,以至於有很多事情,腦海裏顯現的是模糊一片,需要花長久的思考才能夠記得完全;比如,我想的起很多人,卻已經想不起當年在教室在操場在回家的路上在分別的時刻,彼此說過那些最真誠最素樸的言語。

有時候,時光就是這般無情,它根本不會在乎你的在乎,即使我們希望盡力挽回,即使我們希望用力握住,那些被自己珍視的東西仍舊會離去。決絕,沒有一絲留戀。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也隨著時光變成一個吝嗇無情之人。看著通訊錄裏的那些人,已不再有立即撥號的衝動,也不會想著主動送去一份關心,問他們現在的生活是否安好。我最怕看到的,不是兩個朋友之間的互相傷害,而是彼此在乎了很久的人突然不聯繫了,像陌生人一樣不來往。我受不了那種殘忍的過程,因為我不能明白當初猶如植入骨血的親密,怎麼會變成日後兩兩相忘的冷漠。而今友情裏喜新厭舊的劇碼在各處上演。時光啊,你好無情。

時光,是殘忍的。

都說時光是個小偷,從我們的年歲裏偷走了太多的念想。

於千萬人之中,於時間無涯的荒野裏,你遇見我,我遇見你。不早不遲,不急不慢,剛剛好。這,或許是對於萍水相逢最好的描寫。可是,相呴以濕仍然逃脫不了相忘於江湖的宿命。回想時光隧道,或許途中能遇上幾個熟悉的身影,但也只是有距離的相望去,簡單的問候、雷同的應聲而已;匆匆行走於人海中,有天和自己擦肩而過的某某可能是多年前自己曾相識的誰。除去這些,卻再也不知從何說起,之後的聲聲歎息也只是隨著時光遠去。

或許,時光更像是個劊子手,它斬斷了我們想要原路返回尋找有關過去痕跡的所有可能,以至於我們才會相遇後仍然錯過許多人,以至於我們再也見不到那些人。

我們自踏入一個叫做校園的地方開始,已經走過了十幾年的時光,經歷過三次畢業,三場離別。每場離別給自己的印象是愈來愈深的,每場離別後的懷念也愈來愈多。每一路都有很多人陪自己一起走,在前行的過程中,有些人卻消失不見了。深諳有太多的人從說再見的那一天起,就真的再也沒見。會不會有一天,在街角的轉彎處,忽然想起一個你很久都沒見或是可能這輩子再也見不到的人?如果路途中必定要我接受分別,如果我無能為力地改變這樣的規則,那麼,我只能感慨,時光,你好殘忍。

時光的不公、無情與殘忍,在任何一個角落都表現得淋漓盡致,不偏袒,也不針對。然而,時光是毒藥,也是解藥。在生活與生活密不透風的罅隙間,總有一種情感會叫人淚流滿面。不經意於時光的背後,發現了被掩藏了多年的溫暖。那是在時間的洪流裏沉澱下來的感動與愛。最後,抱怨了時光,也原諒了時光。

我抱怨時光不公,但依然記得那些年,我的身邊曾有這樣一群人,陪我嬉笑打鬧,陪我一起走過內心的憂鬱、憤懣,在街角聆聽五音不全的自己唱青的歌。我抱怨時光無情,卻仍期待好久不見後重逢時的擁抱,還有迫不及待聽那些人訴說現在的生活。我抱怨時光殘忍,可是我想我不會忘記那些曾真切的在一起的時光,縱使以後不常見,不再見。

也許,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時光的含義,不是所有人都懂得珍惜。這世間並沒有分離與衰老的命運,只有肯愛和不肯老去的心。其實,我們都在愛著,可時光卻忘了等我們。

總有一些人一些事,在相隔多年之後,變得璀璨。一些人教會你成長,一些人教會你變得堅強。一些眼淚,一些責備,一些翻來覆去的難以割捨。那樣深刻,又怎能遺忘。我始終相信,該是我遇見的,不管繞多少個圈,不管走得多遠,時光一定會在某個鋪墊成熟的時候帶你回來,和我相遇。每每想起這些,我便不忍再去責備時光,相反,當發現了愛,記住了愛,你會意識到自己的內心已被那些時光所深深打動。日後念及,必定心懷無限溫柔。

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在演繹著不同角色所帶來的無限歡樂和悲傷,好像我們總要經歷破碎,忍受疼痛,因為殘存難舍的記憶,所以難免感傷。或許時光根本不會如我們所願地那麼甘心地安靜流過,或許我們無法逃避那些在時光中糾結在一起的愛恨別離以及快樂憂傷,或許時光將我們許許多多的信念摧殘的只剩下軀殼。生活還在繼續,或許我們還會遭遇許多我們無法言語和預料的苦痛和災難,無論怎樣,只要我們記住愛,記住溫暖,然後繼續向前。

生命的塵埃終會落定。逝去的是時光,而留下的是記憶。

那麼,既然沒有忘記,就一直愛下去。愛,是對那些真切的時光,最好的回應。